为什么说2020年,投资黄金是你绕不开的资产配置?

刚刚过去的一周,对新冠疫情的担忧情绪笼罩市场,尽管美元指数升至近四个月高位,但金价依然强势上涨,一举1580关口,周线上涨0.87%。

黄金4小时图

风雨如晦的2020年,投资黄金或许是你绕不开的资产配置。

【“财政发力”的新魔术】

上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出席了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半年度听证,在听证会的发言中,鲍威尔表示目前的低利率意味着如果经济出现状况,就需要财政政策来发力。

因为现在利率只有1.75%,而美联储的利率底线是0.25%,当经济衰退发生时,美联储一次降0.5个百分点,只能打三枪就结束了。

那鲍威尔所说的财政发力是什么呢?

财政发力无非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增加政府开支,第二方式就是减税,政府少收钱。但是这两种方式实际上是相互矛盾的。

既要增加开支,又要减少税收,那就只能增加政府负债,考虑到目前美国政府已经欠了十几万亿的债,哪还有什么财政空间?

那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在下一次危机当中会怎样配合呢?

那就是财政部负责大量发行国债,然后这些国债由央行印钱来买。通过这种方式,就可以实现既减税,又增加政府开支的“美梦”了。

但央行买政府的国债的钱是凭空创造出来的吗?

显然不能

它在本质上仍然是一种货币超发,而当货币超发时,越接近货币发行权的人,越可能获得财富,远离货币发行权的人,财富则缩水。货币富余者与货币贫乏者之间的贫富差距,随着货币超发而扩大,这成为了最近四十年富人与穷人拉开贫富差距的重要因素。

因为释放越多的货币,越有利于金融及房地产资产膨胀,越有利于富人的财富增值,穷人的财富反而缩水,远离资本市场的制造业工人以及设计师、律师、创业者、小企业主,都是货币潮水的受害者。

1980年,美国收入前40%的家庭的平均收入是收入后60%的家庭的平均收入的4倍。到2016年底,两者的收入之比增加到了10倍。

如今,美国最富有的1%的人拥有的财富总量,大约等于最贫穷的90%的人拥有的财富总量。这一财富分配状况与1935至1940年的情况类似。

理解了这一点,也就能理解,为何美元升值,股票价格达到新的纪录水平,黄金也能发光。

【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先来】

上周全球最大的黄金ETF——SPDR的持仓本周增加近8吨,至923.99吨,为2019年9月27日以来新高。而根据世界黄金协会刚刚公布的年报,2019年,总共有15个国家的央行增加了至少1吨的黄金储备,全球央行官方储备现在比2009年底高出5000吨,约34700吨,仅比1966年38491吨的历史最高水平低10%。

一方面是美元超发及货币宽松带来的超量货币无处可去,需要购买黄金对冲,另一方面,新冠疫情的对中国经济的冲击也让全球经济的前路更加崎岖。

2003年“非典”(SARS)疫情发生时,中国还是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其GDP仅占世界的4.2%。现在,中国已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占世界GDP的比例已达16.3%,仅次于美国,这意味着,目前中国经济增长面临的任何压力,都会对全球经济造成比以往更严重的冲击。

根据IHS Markit发布的最新预测报告称,如果当前中国采取的前所未有的防控措施从3月初开始逐步放开,一季度全球实际GDP将因此减少0.8%,二季度将减少0.5%。在这种情况下,放眼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及其相关措施导致全球实际GDP减少0.4%。

在很大程度上说,对疫情的严防死守仿佛一次突如其来的被迫“硬脱钩”。它也是对世界经济的一次考验,看看它离开了中国这个引擎和工厂究竟会怎样?

汽车制造业是这场疫情引发的全球供应链危机的典型例子。2月4日,韩国现代汽车称,在从中国进口的零部件耗尽之后,它不得不暂停其设在韩国3个城市的工厂的生产。出于相同原因,韩国双龙汽车位于韩国平泽市的工厂也暂停生产,日本日产汽车位于九州的整车工厂将暂停生产。

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也不例外,2018年中国作为美国汽车厂商的进口来源地,仅次于墨西哥,排在第2位。除了来自中国的直接采购之外,在日本和墨西哥的零部件工厂进行二次加工之后进口的情况也很多。

美国汽车厂商高管表示,来自中国的零部件通过船运抵达,到采购停止还有2个月左右的时间,所以整车生产停止的危险比中国的近邻日本和韩国要稍远一些。然而,如果中国的停工时间维持更长,美国车厂迟早也不得不压缩产能。

我们坚信疫情终将过去,但这只黑天鹅对世界经济造成的冲击可能也只是刚刚开始。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