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识丨黄金暴涨,创7年新高,你还来得及上车吗?

春节临近,黄金再度大热。商场里,你会发现黄金饰品价格已经飙升到400多元一克!再看国际黄金市场,受中东局势和各种“黑天鹅”事件的影响,黄金已经暴涨到1600美元/盎司, 创下了7年来的最高值!

2020年,是否要增配黄金?有个段子是这么说的:“在风和日丽的时候,家庭资产组合中实物黄金的比例最多是1%;但如果考虑到‘某位总统’,应该把比例提到5%。”

那么,如何看待时下的黄金市场呢?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2020年之初,美国突然空袭伊朗军官,中东局势紧张升级,这让全球黄金市场走势几乎疯狂,突破1600美元/盎司关键点,创下近7年新高。

话说,黄金上涨有“三宝”:美元、流动性和地缘冲突。如今,全球经济走弱,多国陷入降息潮,美元资产处于高位,美伊冲突势头正劲,世界正面临多年未有之大变局,在种种不确定因素下,避险情绪急速升温,金价大幅上扬。甚至有分析人士指出,金价有望升破2011年1900美元/盎司的历史高位。

图1:2019年来黄金价格走势,来源:东方财富网

我们再把观察的视角拉长一点,上世纪70年代以来,每一次地缘政治动荡,都伴随着黄金短期的上涨,例如苏联入侵阿富汗、两伊战争、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如图2所示)……可见,黄金是很好的避险品种。打起仗来,房子拿得走吗?但是几根金条还是想带走就可以带走的,到了世界各地都可以用,因为黄金是一般等价物,是世界货币。

图2:1968—2011地缘政治冲突对黄金价格的影响,来源:中信建投研究

细心的读者发现,虽然地缘冲突后,黄金短期有上行的走势,但无法扭转更大维度、更长周期的趋势力量。也就是说,1980年—2001年间,战争频仍,黄金市场却经历了长达20年的周期性大熊市,国际黄金价格从1980年的600美元/盎司,一直跌到2001年的270美元/盎司左右,20年间金价腰斩,跌掉了50%以上。因此,将战争或冲突作为黄金投资决策,是存在一定风险的。

来分析这一轮20年大熊市背后更深层次原因,是决定黄金投资更靠谱的思路。众所周知,20世纪最后的20年,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黄金时期”,美国引领的减税改革和信息技术革命,率先摆脱了经济滞涨的困扰,创造了延续至近年的创新红利和资本市场牛市,这一时期,美国经济年均增速达到了3.5%左右。

同时,另一大国,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年均增速达到了惊人的10%以上。也就是说,这期间,投资中美,无论是股市还是楼市,回报率远远胜于黄金,聪明的钱,纷纷配置在黄金之外的资产上。

在考虑大类资产配置时,投资界都会使用著名的“美林时钟”投资模型。按这一模型的解释,经济复苏的时候,股市、楼市回报大于黄金;而经济滞涨和衰退阶段,黄金的投资价值重新凸显起来。

周期理论中的“康德拉季耶夫长波”也显示,以长波(50-60年)衰退期为起点,黄金资产将步入长期牛市,在萧条期5-10年的超级行情中获取显著的超额收益。

数据方面,2001年后,美国先后经历互联网泡沫和房地产泡沫,经济陷入衰退,平均经济增速低于2%,而黄金经历了一轮牛市,大涨到1500美元/盎司,翻了五倍(图2所示)。这个角度验证了:黄金是经济增长的敌人,却是经济衰退的朋友。

2018年以来,全球纷纷下调经济增长预期,在贸易摩擦、英国脱欧、中东危机等风险事件催化下,黄金的避险价值和金价一道,飞速蹿升。

“黄金不创造价值!”

年关岁末,很多老百姓都会买点黄金过春节、送亲友长辈。从国内金价来看,大家还记得几年前,黄金只不过200多一克,中国大妈抢黄金事件让人印象深刻。最近,黄金已经涨到400—450元一克。买的早的人一定“赚到”了。那么,未来的黄金还值得买吗?

先说一个“悲伤”的结论:长期来看,黄金没啥投资价值。

“股神”巴菲特十分不看好黄金投资,2009年,他曾做过一个有趣的比喻,拿黄金与股票对比,他说:“可口可乐的股票能挣钱,富国银行的股票也能挣很多钱。有一只会不停下蛋的鹅,比一只会坐在那耗费保险和库存的鹅要好得多。”会下蛋的鹅是说会不断分红的股票,后一种鹅是指黄金,持有黄金并不能获得利息或者分红,反而需要付出高昂的保管费用。

再从一组更清晰的数据来看。沃顿商学院的西格尔教授收集了美国两百多年里各大类金融资产的表现,绘制成如下图表。

图3:1802—2002年,1美元投资于各类资产的回报,来源:《股市长线法宝》,西格尔

数据清晰展示,1美元投资于美国股市,200年后价值70.4万美元,翻了700000倍;投资到黄金上,1美元变成4.52美元。西格尔评价:“在长时间内,黄金能保护投资者免受通货膨胀的冲击,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作用。”西格尔的这一著名的研究方法和最终结论,已被多国广为证实,成为如今资产配置的一把标尺。

长期来看,唯一能战胜通胀率的资产是股票资产。但很多人一定表示怀疑,既然美国股票这么赚钱,为啥持有中国股票始终被套呢?当然了,这里面有中国股市本身的痼疾,也有散户在股票标的上选择的不当,例如挖掘不出“酒黄金”茅台这样的资产,但一个关键的问题在于“拿不住”好股票,没有长期持有优质资产。

黄金虽然没啥投资价值。但黄金也有不可取代的一面,它不保证你暴富,但能保证永远有肉吃!打个比方,90年代你持有100元人民币,能买到20斤猪肉,到了2019年只能买到3斤。但如果你一直持有100元等值的黄金,今天依然能够买到差不多重量的猪肉吃。

西格尔的解释和数据很有说服力,但有个关键疑问,就是长期有多长?凯恩斯说过:“长期来看,我们都死了。”谁又会持有黄金两百年呢?如何抓住当下,才是大家更为关心的问题。

黄金,迷恋和困惑

站在2020年的关口,全球经济动荡、增长乏力、通胀来袭……这样的大环境,正符合那句常识“盛世藏珠宝,乱世买黄金”。不过,这种策略过于粗线条了。根据上文的分析,我们不难总结出,黄金有货币和商品的双重属性,判断黄金价格的走势,需要根据不同的属性和各维度的视角,放在大逻辑中综合推演。

长期来看,金价运行伴随全球经济波动而呈现出一定的规律性,我们需要认清当下是上一轮增长周期的末梢,还是新产业革命的前夕。加之货币信用也有长期的规律,就是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黄金和美元的兑换关系,已经从35美元/盎司变成如今的1600美元/盎司。

美元长期贬值,国际社会越来越不满。几千年“货币之锚”的黄金重新被认可,事实上近年来多国央行已经大幅提高黄金储备,当做信用对冲的工具,这也从需求层面构成黄金上涨的压力。

中期来看,黄金作为一种贵金属,有着商品属性,全球流动性滥觞,从危机后的量化宽松到全球降息潮下的负利率时代,推动各类商品价格上涨预期强烈。

短期来看,全球风险偏好是影响黄金价格波动的核心因素,特别是世界对地缘动荡的担忧。

可以说,最聪明的大脑都无法给出精准的金价走势判断,但立体多维的观察视角有助于我们离真实的情况更近。

戏谑的是,巴菲特在总结自己的投资成就时,讲了一个“卵巢彩票”的比喻:“我各方面的条件很优越,家庭环境很好,父母很有才智,在好学校上学。这些非常重要。但是我在恰当的时间出生在一个好地方,我抽中了‘卵巢彩票’。”

巴菲特的主要财富积累,实现于美国经济飞速发展的好时代,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方、做了正确的投资——股票资产分享增长红利。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寿命活得足够长,他的99%的财富实现于50岁以后。从长周期视角,“卵巢彩票说”或许能给我们的黄金投资有所启迪。

黄金,永远让人迷恋与困扰、贪婪与恐惧。也许,这正是黄金的魅力所在。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