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效应:信托公司重拾证券投资信托

牛市效应:信托公司重拾证券投资信托,成立只数一年超两倍,绕开券商价格战

理财周报记者 王俊丹/上海报道

1707款,是今年前三季度信托公司成立的证券投资类信托的总和,而2013年的同期,这一数字只有696款。

站在十字路口的信托公司,右手是越走越窄的传统领域,左手是强势反弹的二级市场,一推一拉两个力的作用下,业务布局悄然转移。

虽有彼时背景,证券投资并非信托的强项,市场上投向股票的产品绝大多数为通道业务,私募是实际管理者。

然而,与几年前不同,政策变化下信托的“制度红利”已削弱,券商资管、基金专户、私募自身纷纷成为信托在业务上的竞争者。目前,信托在竞争者中优势尚存,那未来呢?

双重作用下信托重拾证券投资

刚过去不久的9月,上证指数重回2300点。集合信托产品成立数量和规模均创年内新低,证券投资信托则保持增势。

用益信托数据显示,9月成立的集合信托规模为684.95亿元,环比下降7.19%;成立产品数量602款,较8月下降20.9%%。其中投向房地产领域的55款,募集规模122.96亿元;投向基础产业的104款,募资规模139.2亿元。当月成立的证券投资信托共196款,规模约127.5亿元,与房地产和基础产业势均力敌。

时势造英雄。“2014年以来,房地产、政信等信托公司的传统主营业务越走越窄,频出的风险事件和累积的兑付压力下,信托公司找寻新方向拓展业务的意愿更强烈。多方对比,证券投资业务成了目前比较好的选择。”某今年增加证券业务的信托公司副总如是说。

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亦代表了大部分公司的想法。

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9月30日,今年前三季度共有36家信托公司成立1707款集合类证券投资信托,2013年同期,成立数量为696款,今年增幅达145%。

其中,有5家信托公司产品成立数量超过100款,包括中融信托、云南信托、外贸信托、长安信托、四川信托,分别成立389款、329款、251款、152款、100款。

对比2013年,除一直将证券业务作为重点的外贸信托,云南信托、长安信托成立证券投资产品在15款左右,四川信托仅成立5款,中融信托去年信托发行数量尚不足百款。几家信托公司“抢滩”证券投资业务的意愿尽显。

布局证券投资领域,对信托业来说更像是一次回归。

“信托公司本身有基础,早在改制前,市场上大约一半的证券营业部都在信托公司旗下。”西南一家信托公司研究部负责人回顾。

如今年连续发行产品的云南信托,其前身云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旗下证券业务曾作为红塔证券成立时基础资产的一部分。有类似背景的公司还包括兴业信托等。

上述负责人补充:“但近几年证券市场持续低迷,证券投资产品受牵连被迫清盘的现象频发,这类产品也就逐渐低调了。”

实际上,证券投资业务回暖,自去年初已初见端倪。2013年1季度,外贸信托、中融信托、中信信托三家公司发行了近100款证券投资信托。而五矿信托与阳光私募合作推出的3款产品“艾亿新融证券投资信托”、“艾亿新融证券投资18号信托”、“艾亿新融证券投资12号信托”合计募资规模达57.79亿元。

与其大手笔向左,市场上大部分证券投资产品单款成立规模偏小。云南信托今年9月成立的47款产品合计规模仅29.13亿元。

“机会之余,现在信托公司大多面临一定兑付压力,证券类产品多是浮动收益,投资者风险自担,符合信托公司目前的需求。”前述人士补充。

产品业绩,优劣几何

纵观存续期内的证券投资信托,今年以来表现相对乐观。

根据用益信托统计,2014年前三季度集合信托产品整体平均年收益率8.93%,证券投资类信托平均年收益率7.95%。与近几年年报中体现出的证券投资信托拖累公司整体收益现象相比缓和明显。而今年以来总回报超过8.93%的证券投资信托占总体比例约32.3%。

以wind数据为基础,理财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证券投资信托总回报排名前百位的信托产品,其中由中融信托发行的有24款,占近1/4,另外由平安信托发行的有16款,外贸信托、华融信托、中信信托发行的各有6款。

其中,外贸信托“汇金聚富一期证券投资信托(第三十八期)”、中融信托“泽熙三期证券投资信托”、山东信托“泽熙三期证券投资信托(山东)”、粤财信托“创势翔1号单一资金信托”4款产品今年以来总回报超过100%。

而总体来看,总回报排名居前的产品中,60%有阳光私募作为投资顾问,也就是实际管理人。前述负责人表示:“证券市场是私募的深耕领域,信托在这方面并不擅长,在证券投资产品与私募合作由来已久,现在仍然是主流。”

“证券投资类信托主要分布于股市和债市,股市行情低迷之后,证券产品就以投资债券的固定收益类为主。”

中国信托业协会统计,截至今年2季度,证券投资信托中投向股票的比例约为24.2%,投向债券的比例达67.6%。该人士预计:“之后投资偏好是可能会更激进,投向股市的资金大幅增加是必然趋势。”

今年未发行证券投资产品的信托公司也紧盯着市场,其中一位公司副总对理财周报记者坦言:“今年慢了一步,不过已经在考虑扩大比重,跟进方向主要围绕上市公司定增和并购,可以依托旗下基金公司的专业投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运行中的证券投资产品中,今年以来亏损的也不在少数,占总体比例约10.6%。

其中总回报前百中产品占有比例最高的三家公司,亏损项目也偏多,共有183款证券投资产品今年以来总回报为负。

竞争者众,但优势尚存

如同证券市场风云变幻,信托公司面对的市场环境也不同于彼时。如今,信托公司已不再是阳光私募唯一的通道资源,相比2012年证监会发文正式解除对信托产品开立信托专用证券账户的限制之时,涌现了更多的竞争者。

今年初,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了《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和基金备案方法》(以下简称《办法》),允许经过备案的私募基金开立证券账户。这意味着完成登记备案的私募机构在自己的平台上就能发行阳光私募产品。目前,已有超过4000家私募完成登记。

现实格局中,私募自身渠道之外,可以借助的通道包括信托、基金、券商、期货,信托的“制度红利”几乎消失殆尽。多位信托业人士亦坦言,这给信托带来的冲击不可否认,但冲击所带来的影响是缓慢的,信托公司有足够的时间思考前路。

沪上一家完成登记的私募机构投资经理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信托还是目前私募产品的主要通道,信托募资有近期无可取代的优势,而且客户的认可度高。”

中融信托创新研发部曾在报告中表示,未来随着登记备案私募数量的不断增加,信托公司阳光私募业务规模将有所缩减。但结构化产品中,信托公司凭借较强的资金募集能力,优势依然不可取代,利用结构化产品设计可以满足私募基金的配资需求,通过放大杠杆大幅提高投顾的收益水平。目前虽然部分私募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客户积累,但能够独立完成优先级募集的机构仍为数不多,因此信托公司结构化产品的市场空间仍然存在。

同时,信托公司伞形证券化产品中各结构化子单元的交易对手多为券商大中客户,而非私募机构,所以此项业务也不会因《办法》的推进而受到剧烈影响。信托公司亦应着手组建证券投资业务团队,提升主动管理能力,加大对TOF、股指期货等创新型产品的推进力度。

非结构化产品通道选择上,上述投资经理认为:“券商、基金通道费比信托略低,但现在信托的通道费也逐渐下降,而且通过与公司的接触上来看,这个趋势还会持续,对于私募来说,成本相差不大。”

对于信托来说,私募业务的“价格战”2012年就打过一轮,由信托公司之间的竞争所致。

2012年8月底,中证登发布《关于信托产品开户与结算有关问题的通知》,正式解除对信托产品开立信托专用证券账户的限制。曾经水涨船高的证券账户价格下跌,同时引起多数信托公司涌向证券业务。根据当时资料,通道费用由最初的1%-1.5%下降至最低千分之五。

某大型私募投资总监另表示:“我们认为牛市在去年已经来了,投资者在好的行情下也更激进,愿意将资金投入股市,市场足够大,私募靠自己发产品势单力薄,主流还是与信托合作。”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现在的通道费已降至千分之二。前述研究部负责人认为,收益还是和规模挂钩,如果规模做大,收益就相对客观了。其所在的信托公司正在着手证券投资业务的大规模布局,初期做大规模走通道是一条捷径。

未来玩法

信托与阳光私募的合作由来已久,始于深国投(现华润信托)2004年发行由私募教父赵丹阳管理的“赤子之心”信托产品,而后外贸信托成为第二家入局者。这些证券投资业务的“资深玩家”早已开始探索未来的玩法。

日前,外贸信托与多家私募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为其提供全方位外包服务。私募的业务外包包括产品设立、注册登记、估值核算、信息披露等。

外贸信托副总经理李银熙公开表示,就外贸信托特点来说,公司瞄准了证券基金的运营服务,要做这方面的专业机构,除提供产品创设、份额登记、财产清算、交易执行等基础服务外,同时还要有针对性地提供利益分配安排、绩效分析、定制报告、头寸管理、现金管理交易管理等增值服务。

其还透露,目前外贸信托为私募基金提供的第三方清算服务业务规模已达到1200亿元。

但信托期望分食的外包业务上还有一个强劲的对手——券商。在前述投资总监来看,对于券商来说,由于其对证券市场熟悉程度更深,可以提供的服务更全面,信托现在获得客户主要依靠过去的积累,未来能否保住优势还是个疑问。

而华润信托在私募业务发展中创新了多种产品结构。除传统的开放式和结构化产品外,其分别于2009年和2010年发行主动管理产品“托付宝TOF-1号、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并运行至今。

“这个产品把私募基金进行组合配置,以保证收益。但是这要求信托公司平台上有足够多的私募机构,一般的信托较难做到。”前述信托公司副总表示,“FOT,可能也是今后能推广开的一种模式,当信托通道业务减少,以及为了获得更大利润,必然要向主动管理转移。这类产品中信托主要做一个选择人,选择私募、基金的产品来投,而非直接接触二级市场,操作度更高。”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