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化信托配资“卷土重来” 民间配资情况如何?

温州网讯 日前,银监会的一纸文件,让“配资业务”又重新回到投资者的视野。该文件明确规定结构化信托产品的杠杆比例,被解读为“配资业务卷土重来”。

关于配资的是是非非,是去年国内资本市场上的一个广受争议的话题。因配资成就了牛市,因降杠杆让股市陷入了低迷。但是,对于大量投资者来说,配资为他们的资产提供了增值的渠道,配资的“消亡”让他们惆怅不已。

现在监管部门对信托等产品的配资开了一扇窗,会不会也因此重新打开温州民间配资的大门?

结构化产品将要回来了

不久前,银监会向各银监局下发《进一步加强信托公司风险监管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虽然从措辞上来看,是以强调重视市场风险为主,但业内人士却读出了其中的“玄机”:那就是“明确规定了日前备受市场瞩目的结构化证券投资信托产品的杠杆比例”——配资业务卷土重来了。

去年年中,由于股市过快上涨,监管部门曾出台了系列政策为股市“降温”,其中最重要的手段就是降杠杆。从民间配资,融资融券等领域入手,然后波及结构化信托产品。

所谓结构化信托产品,即一款产品的资金来源有两部分,一部分属于“优先级”,享受固定收益,另一部分属于“劣后级”,扣除优先级的收益后,其收益与风险由劣后级来承担。“优先级”与“劣后级”的比例,就是杠杆。如一只信托产品的总规模是1亿元,其中8000万元属于优先级,2000万元属于劣后级,那么杠杆就是4:1。

在遇到股市行情不好的时候,2000万元的劣后级资金,要替8000万元承担固定本息,无疑风险巨大。基于防范风险的角度考虑,银监会要求银行不得为这类产品提供优先级的资金。

此后,市场上结构化产品几乎销声匿迹,大量的私募基金公司也受监管政策的影响,暂时“歇业”。对稳健型投资者来说,也就少了一个可以享受固定回报,且收益率不低的投资选项。

时隔近8个月,银监会的一纸《意见》,让事情有了转机。针对结构化配资产品,明确限制了杠杆范围,要求控制结构化股票投资信托产品杠杆比例,其中优先级和劣后级资金比例原则上不超过1∶1,最高不超过2∶1,不得变相放大劣后级受益人的杠杆比例。

我市一证券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8月,应证监会要求,券商彻底清除违法违规配资账户,伞形信托产品全部被清理掉了,不少信托公司甚至将单一结构化信托产品也暂停了,而《意见》发布相关杠杆比例相当于认可了信托公司的二级市场配资业务。

我市一私募机构负责人说,虽然从杠杆比例来说,最高不得超过2:1的比例,比之前实际运作中的比例要低一些,不过毕竟是重新打开了一扇窗,结构化信托产品将“重回人间”。

但是,有了这个《意见》,是不是结构化的信托产品就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对此,大部分业内人士持保守意见。大多数人认为,这种产品数量的增多,依赖于市场赚钱效应的诞生。而目前市场依然没有给投资者很大的信心,那么,产品发起方也就没有太大的信心去募集需要支付固定收益的优先级资金。

我市一银行人士对这个《意见》持“高度认可”的态度。他说,去年下半年以来,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不断下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结构化产品的消失。近年来几乎所有的高收益理财产品,其收益来源就是这种产品的“优先级收益”。假设一款信托产品,从银行获得优先级资金,资金成本为7%,银行对其进行包装成理财产品后,能给到投资者的收益率或许就会高于5%。而现在如果银行仅把一些信贷资产包装成产品,显然无法给到超过5%的收益率。

民间配资将面临更残酷的生存环境

一度被“打压”的结构化信托产品,有机会“重回人间”。那么,依然处在严厉监管之下的民间配资,目前又是怎么样的一种状态?《意见》的出台,对民间配资又意味着什么呢?

“民间配资目前的日子不好过,《意见》出台后,日子或许会更难。”我市一民间配资机构负责人说,对于配资公司来说,必须要“转型”才能求生存。

所谓民间配资,其实可以理解为“微缩型的结构化理财产品”。一个炒股的人,不满足自己手头的资金,于是通过一些中介机构,向手中有资金的人借钱炒股。如自己的手中只有20万元,通过中介又借到80万元,一共100万元用于炒股,自己的20万元属于“劣后级”,须为借到的80万元承担本息。

温州有大量的民间资金存在,前几年,温州成了民间配资的“优先级资金”的批发地。去年上半年,温州民间配资的规模达到了顶峰,虽然各种统计的数据都不一样,但业内预测超过300亿元是相对保守的数据。

由于当时股市行情好,赚钱效应明显,资金成了香饽饽,利息也一路走高。温州作为配资资金的批发地,“批发”出去的资金月息也达到一分五,甚至更高。

这种“微缩型的结构化理财产品”并没有纳入任何一个监管部门的监管范畴,也无法备案,且运作手法与现行的一些规定相悖,因此它一直处在灰色地带游走。去年的“去杠杆运动”,民间配资首先受到了打压。

转入地下的民间配资,规模日益缩小。去年下半年配资存量规模一度超过10亿元的几家配资公司,在年底时,其规模甚至不足1亿元。而今年1月份股市再次暴跌,让配资公司雪上加霜,规模与利润双双降至近年来的低谷。

在上述配资公司负责人看来,现在温州的配资公司在全国来讲,已经没有资金成本的优势了。据悉,目前上海、杭州等地的一些民间配资机构,从民间拿到资金的成本已经降至月息8厘甚至更低。而温州人对这种类似于民间借贷的投资模式的利息,月息低于1分比较难接受,所以内地的一些资金需求方,之前跟温州的配资公司合作,现在纷纷寻求资金成本更低的上海杭州等地的配资机构合作。

“与外地竞争,温州没有了资金成本的优势。现在如果结构化信托配资又放开,温州的民间资金成本更加没有优势了。”该负责人说,从银行等机构获得资金,其成本显然要比从民间拿资金的成本要低很多。

配资公司想要生存下去,按原来的模式去做,会很艰难。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一些温州的配资公司也开始转型。

一种转型思路是“保本+分成”。配资公司与盘方谈好合作方案,由配资公司介绍资金,但这个资金不享受固定回报,而是在确保保本的基础上,跟盘方的盈利进行分成,分成比例一般是五五开。如资方出资80万元,盘方出资20万元,在协议的合作期间,如这笔投资出现亏损,亏损由盘方承担,资方拿回本金;如在合作期间获利20万元,则资方的收益为10万元。

另一种转型思路是配资公司自己做“夹层”,承担一定的风险,而资方不承担风险。配资公司跟机构协商,做保本+分成,而配资公司则给资方固定收益。这样,对资方来说,依然是常规的股票配资,账户的盈亏与他无关。而配资公司则不再赚取中间的利差,而是赚取收益的分成扣除给资方回报之后的收益。当然,如果出现协议期间的回报达不到给资方的收益率,其不足部分由配资公司来承担。

“目前来看,温州的资方还是比较认可后一种模式。”上述配资公司负责人说,此前配资公司的角色是中介,只要有单子,就能有利差,而在各种压力之下,“天然的利差”不复存在,他们也不得不开始“经营风险”,过上了“刀口上舔血”的日子。

本文转自:温州网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