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点关前 清理配资冲击几许

投资风向标

上周,沪指冲击4000点大关。与此同时,各监管部门开始对造成股市大幅波动重要原因之一的股票配资业务进行全方位整顿。P2P配资平台,线下配资公司,恒生HOMS、上海铭创、同花顺等配资系统,以及伞形信托、银行资金等配资通道均受到严格监管。

南方日报记者 黄倩蔚 陈若然 唐柳雯

实习生 成洁 李梦祺

配资公司:消化存量 谋求转型

调查

8日、9日市场从急跌中缓过劲反弹后,一些个人和机构又新开了配资账户或追加配资规模,杠杆资金重新入市,令不少人感叹“鱼的记忆有六秒,配资的记忆只有七秒”,并担忧杠杆危机重现。

在配资的“族谱”中,线下配资公司是重要的场外配资成员。不过,面对再度汹涌的配资资金,线下配资公司却谨慎了许多。

“我们正在慢慢消化存量配资业务,业务量大约是高峰时期的1/4。”广州某配资公司总经理李亮(化名)差人收起了“十倍配资”的宣传广告。他告诉南方日报记者,由于风控收紧,剩下的配资业务大多以三倍杠杆操作,“杠杆下降、审批时间拉长、劣后资金门槛更高。从这几个方面看,风控确实严了很多”。

上周四,国内最大的配资交易系统HOMS的运营商恒生电子发布公告称,已对HOMS系统的账户开立、增资等功能进行关闭;另一家软件商——上海铭创也于此前在向用户的公开信中表示,将对其系统业务进行整顿;而当日下午,同样作为软件商的同花顺也宣布采取类似措施。

与许多配资公司一样,李亮所在的公司采用的也是HOMS系统,由于新增业务通道已被关闭,而此前被强平的以及“赌性很大”的客户依旧主动找上门,要求放大杠杆配资炒股。李亮说,公司只能采取“价高者得”的方式“咀嚼”最后一点约3000万元的配资存量。

这家配资公司是典型的线下配资公司,主要服务于高净值用户,其配资资金来源于银行信托,资金流动方向为“银行—信托—配资公司—配资客”。

与线下配资相对的则是线上配资,服务针对金额比较小的客户,P2P借贷资金为其资金主要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线下、线上配资规模难以精确估计。据华泰证券估计,前期场外配资规模峰值预计在1.2万亿—1.5万亿元左右,其中有约6000亿元资金是来自于银行理财资金。经历后期市场的深度调整和平仓逐渐爆发,预计配资规模回落至8000亿元左右。

记者了解到,面对这一波意外的不利风潮,配资公司也在找寻着自己新的业务发展点。“相比P2P配资公司,我们倒不太需要担心资金的风险,现在我最担心的是公司以后的发展。”李亮说,公司今后将向综合性的金融产品供应商模式转型,“我们已经拿到私募的牌照,今后还会经营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等业务”。

钱景财富CEO赵荣春则表示,对于配资公司而言,长期来看最好的出路还是在与融资融券相结合共同发展业务,力求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做出适应市场的创新产品。

P2P平台:紧急叫停配资业务

过于火爆的场外配资放大了股票市场的风险,而这些风险在过去一个月集中释放了不少,也使得监管层开始更为坚定地对配资进行清理和规范。面对卷土重来的配资资金,12日,证监会发布《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进一步明确清理非法场外配置资金活动。

其中,为大量小散提供低门槛、高杠杆配资服务的P2P平台配资也遭到了整顿。证监会《意见》明确禁止子账户、分账户、虚拟账户,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P2P配资炒股业务给予政策重击。同日,国家网信办也发布通知,提出要全面清理所有配资炒股的违法宣传广告信息,并采取必要措施禁止任何机构和个人通过网络渠道发布此类违法宣传广告信息。

政策一出,配资平台纷纷停止配资业务,包括PPmoney、金斧子、658金融等大型配资网站均主动撤下所有涉及配资业务的宣传广告。

有业内人士透露,7月13日凌晨,国内成交规模最大的P2P配资平台已经停止股票融资业务,不再新开融资账户,并不再受理借款续约申请。对于存量业务,米牛的做法是各方将继续按约履行原有合同。

据盈灿咨询不完全统计,此前,共有40多家P2P网贷平台涉及配资业务,纯配资平台包括米牛网、658金融网、756金融网、六合资本、贷未来、六六贷等,含配资业务的平台包括PPmoney、投哪网、团贷网等。

其中,规模较大的互联网配资平台米牛网去年9月8日上线,截至2015年7月12日,已累计投资总额超49亿元。相比券商融资融券设了50万元的高门槛,到米牛配资2500元起配,杠杆最高达到4倍。

记者近两日登录上述多个P2P平台发现,“股票抵押融资”身影难觅。不少平台的工作人员明确告诉记者,目前已经停止开放配资业务。记者以配资人的身份联系658金融平台,业务员回复称“现在已经不能新配,都停止了”。

17日,总部位于深圳的大型配资平台金斧子也宣布,受政策影响,信托存量资金需要逐步被收回,为了积极响应证监会有关规定,将对所有交易账户进行有序清户处理。

很多兼营配资业务的平台也停了新开业务。投哪网称“早在一个月之前就没有做配资业务了”。PPmoney相关负责人表示,配资是今年的短线盈利业务,目前已开始收缩,下半年的业务重点是债权类项目。团贷网创始人兼CEO唐军也说,“存量业务不受影响,将不再受理新增业务,并会尽快发布相关公告”。他还称,团贷网的股票配资业务占比不大,总体影响有限。

据网贷之家此前估算,曾涉足配资的P2P平台超过40家。配资业务需求量较大,可以很快推高成交量,为平台带来流量和人气,而且对于平台而言只起到中介作用,风险相对可控,因此受到P2P公司青睐。

“近两周的股市动荡,导致不少配资盘被强平,受需求影响,配资平台的成交量明显萎缩。不过,上两个交易日的股市大涨后,不少配资需求又蠢蠢欲动。为防止过度杠杆化的风险再次发生,证监会此次出手较为严厉。加上之前公安部参与查处恶意做空,此次《意见》的威慑力和影响力恐怕不小。”网贷之家分析指出。

清理配资有利中长期市场稳定

影响

尽管从7月8日开始,“国家队”资金的入市和监管层联手发出的维稳信息让市场止跌回升,但对很多运用杠杆的投资者来说为时已晚。据券商调研,新增的场外配资整体以低杠杆为主。对于严查配资给市场带来的影响,华泰证券认为,对HOMS系统的全面清理,可能会导致很多股票产生“从涨停到跌停”的趋势,尤其是小股票可能会连续下跌。建议投资者在这个时点谨慎为上,不要过度乐观。

华泰证券认为,长期来看,监管层清理场外配资实际上有利市场。在市场恢复性上涨的过程中,如果杠杆重新上升,那么市场一定会再次面临去杠杆的压力,因此在短期内,场外配资将会受到比较严厉的政策监管,短期对股票市场形成压制,但是如果处理得当,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有效降低市场高风险的杠杆部分,中长期将有利于市场走好。

但华泰证券指出,配资清查趋严的风向不变,未来配资资金将会流出,高杠杆配资买入的无业绩支撑的股票风险较大,而大金融直接受益监管思路,大金融板块业绩支撑强、估值低,仍是中长期投资的必需配置品。目前时点上,金融板块的吸引力加速增加,买入大金融是上选投资策略。

对于股市下跌之后的市场,民生证券认为,市场会以反复震荡的形式实现筑底。而投资机会也会在蓝筹和成长之间产生,经历了调整,具有安全边际的蓝筹投资价值凸显;同样,真正成长股的成长梦也不会因为前期的暴跌而夭折,反而是为其提供了好机会。

“国家队”入市应对短期流动性隐忧

监管层在重手清理配资,大量的场外投资需求也需要一个出口。在证监会严令之下,银行、券商、配资公司都在等待新政出台。

有银行资管负责人表示,现在银行有大量的资金,包括原来打新资金的赎回、股票质押等业务的剩余资金,都要重新考虑投资方向,目前来看,投到固定收益渠道的资金将会增加。也有配资公司合伙人表示,清理场外配资对配资公司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很可能会导致很大一部分场外配资全部转移到地下。目前来看,需求仍在,市场在期待最新的规范政策出台。

证券业协会相关负责人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三个主要配资系统接入的客户资产规模合计近5000亿元,其中HOMS系统约4400亿元,上海铭创约360亿元,同花顺约60亿元”,其强调强平金额占市场交易量的比例很小。

但就监管层角度来看,在清理配资的同时,监管层调动了不少“国家队”资金入市,令市场短期内免于担忧流动性的缺失。据媒体报道,15日嘉实、华夏、南方、易方达和招商5家基金新成立入市,资金量巨大。他们所获得的证金公司维稳资金,不仅大为缓解了主动型基金因大量赎回而触发的份额剧降,更令这些基金得以掌舵护盘维稳的巨量资金。

配资业务将进入清理规范阶段

展望

有消息称,7月14日下午银监会召集主要信托公司对银行、信托资金入市的渠道及规模进行摸底。虽然暂未有银监会叫停配资业务的消息,但是未来银行伞形信托业务收紧势头不减。

据华泰证券研报透露,银行方面针对资金流向场外配资的业务,今年以来,除了停止新增,存量也不续借,目前已缩减至较低水平。券商方面,监管层将根据实际清查情况有节奏、有程序地对存量配资进行平稳处理。尽管不会采取一刀切方法处理原有存量,但会严令禁止新增配资,同时暂停新增的配资资金账户。

此外,证监会13日约谈恒生电子,随后,恒生电子宣布全面暂停HOMS系统业务,从第三方系统进入的入口也就此被切断。

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指出,股票配资的政策风险,已经显现。“趋势就是做配资的平台都会受到影响,估计之后会有更多平台停止该项业务。市场将进入清理整顿阶段。”

盈灿集团副总裁、网贷之家CEO石鹏峰也认为,《意见》对场外配资进行严查,对于专门从事配资业务的P2P平台将产生较大影响。PPmoney联合创始人胡新认为,股票配资业务早已存在,但其监管有待加强。此次证监会清理整顿违法证券业务,有利于配资业务有序发展。

“短期内,配资业务可能会消失,相关P2P平台或面临转型。”石鹏峰进一步表示,对于专注做配资的平台,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彻底停止业务,另一个是资产端转型。此次调整,对配资平台的资产端以及之前积累的品牌价值和投资者资源都是一种损失。他认为,大部分配资平台会选择转型,但转型最大的难点在于,资产端新模式的建立需要全新的团队,整个过程并不是那么容易。短期与投资者资源的平衡也是一个难点。

张叶霞分析认为,股票配资业务本身带有一定投机属性,日后随着监管层对场外配资进行规范,符合监管层要求的配资平台,仍有发展空间。但现在市场普遍预期,待之后评估认证工作结束,对配资业务进行规范,或会再有发展机会。

场外配资规模有多大

数据

杠杆是去年以来到此轮调整之前这轮牛市的主要特征,场外配资迅速发展。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口径,场外配资活动主要通过恒生HOMS系统,上海铭创和同花顺系统接入证券公司进行。

而对于进入系统的配资量,在大跌前,市场并没有准确测算,而大跌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配资在本轮牛市上行及暴跌当中的影响。

配资的规模究竟有多大?据申万宏源测算,民间配资公司全国约为10000家,平均规模约为1亿-1.5亿左右,保守估计民间配资公司规模总体约为1万亿-1.5万亿左右。“伞形信托+单一信托”资金规模约为7000亿-8000亿左右,除此之外,可能还有一些互联网P2P配资等新的商业模式,但规模不大。因此,整个场外配资市场规模约为1.7-2万亿左右。

在此前一轮上涨行情后半场,即今年的3万亿—5月份,牛市已经迎来风险期,但越来越多的配资资金却刚开始加速入场。数据显示,1—3月份,证券保证金开始大量涌入,每周增加量约为1200亿-1300亿。而3—5月份,机构测算,市场增量资金已经达到约1.2万亿元左右。其中,主要决定市场结构的增量资金来自场外配资,标的集中在中小股票,也就是此轮下跌跌幅最大的部分标的。

据了解,这轮下跌中,高风险违规杠杆主要包括伞形信托、p2p等非穿透的股票账户。该类杠杆给市场带来的最大风险在于杠杆规模、杠杆比例等因素不可测、不可控,且杠杆资金的归属不明确,并没有实名制限制。这就使得市场出现与杠杆资金相关的风险时,无法准确预测风险的大小,在风险暴露时,也就无法掌握和预测风险暴露的节奏和结构。

在6月份的下跌中,这部分资金损失惨重。截至7月初,据调研,场外占比大约为8%-15%的带杠杆账户被预警,或者面临被强制平仓的命运。随后的下跌当中,这一比例还在上升。大量5月份入场的配资账户面临已经被逐出市场或者面临预警可能被强制平仓,据估计,这部分账户占比存量约为25%左右。

申万宏源测算,民间配资公司全国约为10000家,平均规模约为1亿-1.5亿左右,保守估计民间配资公司规模总体约为1-1.5万亿左右。整个场外配资市场规模约为1.7万亿-2万亿左右。

据华泰证券估计,前期场外配资规模峰值预计在1.2万亿-1.5万亿元左右,其中有约6000亿元资金是来自于银行理财资金。目前预计配资规模回落至8000亿元左右。

国泰君安估算,截至6月底,市场上杠杆资金存量为4万亿左右,场外配资规模约10000亿,融资成本在13%-20%之间,杠杆为1∶4-1∶5之间,伞形信托规模约7000亿。

证券行业协会:目前三个主要配资系统接入的客户资产规模合计近5000亿元,其中恒生HOMS系统约4400亿元,上海铭创约360亿元,同花顺约60亿元。

数据文本:黄倩蔚 陈若然 唐柳雯

相关